百合子 口紅。 小池知事「私口紅忘れてる?」会見終盤に気づき困惑

月薪嬌妻

百合子 口紅

2014年的初冬,全台灣人見識到了「素人」、「孤狼」入政壇的威力,猶如毛澤東所為之神往的南北朝戰神陳慶之,柯文哲也以一股「白色力量」旋風橫掃全台灣,甚至造成「千軍萬馬避白袍」政治上的外溢效果,使得與柯結盟的綠營得票也受惠於外溢效應而大幅成長。 從此,政治似乎不再是團體戰了,「白色天下,戰旗不倒」,能人異士聞風而至,昔日周文王興起的傳說似乎能夠再現!當然,那也得是要柯市長有慧眼和度量為姜太公拉車八百步才行呢! 彷彿在歌頌時間同步性一般,北望日本,也捲起了一股「孤狼旋風」,以東京都知事現職身分,挑戰國政,劍尖直指自民黨安倍內閣。 「小池旋風」的風洞中心,毅然臨戰的是日本少見的女性政治家:小池百合子。 小池百合子是精通阿拉伯語的電視台主播出身。 轉戰政界之後,八次當選國會議員,歷任自民黨的環境大臣、特命擔當大臣、防衛大臣等重任後,因不滿自民黨在神盾艦採購情報洩密案內沒有適當處分,而以代表內閣向人民負責而自行引咎辭職,並拒絕安倍邀請再入內閣之約。 前首相細川護熙是首先提拔小池進入政壇的貴人,他脫離自民黨籌組「日本新黨」時,以「比例代表」方式將小池送入參議院。 細川護熙是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提拔進入政壇,而石原慎太郎與小池百合子都是兵庫縣出身,而小池之父小池勇二郎次在神戶經營能源業,他曾經應石原慎太郎的推薦參選眾議會議員,可惜落選。 對小池百合子觀察多年的細川給小池的評語是:「直覺和膽識,是小池最大的優點。 」 膽大心細的小池著眼與東京都是日本之行政首都,東京的改革可以促進日本的改革。 但她因「要改革東京都的話,都議會的陣痛必不可免」一言惹怒東京都議會,被取消自民黨推薦之後,自行脫黨以無黨籍身分競選。 自民黨甚至祭出「協助小池競選者,黨紀處分」的命令。 然而,小池旋風一掃東京都,她以291萬2628票的輝煌戰績,將第二名候選人遠遠拋在身後。 小池不只拿下原出身的自民黨選民選票,連民進黨、共產黨的部分選票都被她拿走。 緊接著,小池模仿李登輝先生建立自己的政黨學校「希望之塾」推出自己的都議員候選人,成立「都民優先黨」來進軍東京都議會,以過半數的強勢戰果做結,痛擊自民黨都議會。 據傳,同為女性知名政治家的蓮舫被迫辭去民進黨黨魁的真實原因,並非說名義上的「雙重國籍」爭議,而是她拒絕代表民進黨出戰小池百合子,導致小池百合子得以大勝東京都。 不只是民進黨,連自民黨也把蓮舫當作東京都失守的戰犯處置,在媒體大肆撻伐。 小池百合子宣佈成立新黨「希望之黨」。 (美聯社) 然而,小池百合子真的是像柯文哲一樣,是政壇一匹孤狼嗎? 柯文哲的白色力量,除了「台大醫院急診病棟醫龍傳說」累積下來的政商貴族的報恩之外,所倚靠的就是網路議題創造的力量。 台大的救命之恩,選民回報一次就夠了。 現在柯文哲的白色力量,主要以網路的輿論熱情和實際的首都市政執行能力來決定柯的政治前景。 在媒體經營方面,人氣主播出身的美女小池百合子本來就佔盡優勢。 她本人也很擅長經營推特(日本最大社群媒體是推特,最近才開始有許多議員開始經營臉書);小池在電視辯論或採訪上面用明快的字眼闡述政見,來抓住觀眾的注意力,對於反對自己的力量則貼以「抵抗力量」來區別敵我意識。 小池在電視上演出「劇場型政治」,在推特上則發表「有你真好」暖心型的拉攏人心短言。 這種區別敵我矛盾的選舉風格被稱為「劇場型政治」,最早是用來形容日本首相任期最長的小泉純一郎的選舉方式。 小池百合子曾經擔任過小泉純一郎的秘書,也與他私交甚篤。 根據日媒報導指出,2016年12月初,小泉即曾經勸進小池另組新黨。 此次以小池為黨魁的新黨「希望之黨」即與小泉純一郎結盟,將在政策上共同推動「零核發電」政策。 然而,也有人翻出小池的舊發言,指出她過去是「支持核能發電派」,前後政治立場不一。 自民黨內閣成員小泉進次郎(小泉純一郎的指定政治繼承人)居然站在父親的對立面,於日前厲聲批評小池的政治是「無責任感」的政治。 父子對峙,而小池新黨被分裂的民進黨認為是自民黨的同路人,小泉進次郎的發言非常耐人尋味。 另外小池百合子是知名的親台派,跟李登輝前總統私交甚篤,她敬稱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為「台灣多桑」,實則比台灣出生的蓮舫更加親台。 據說小池曾經在曾文惠夫人的生日宴會上面,獻唱日本歌曲,贏得滿堂喝采。 「台灣多桑」的背後隱藏著的是一股龐大的選票機器。 筆者根據日本網民的八卦推測與李登輝前總統的日本人脈推論,小池與日本著名的「創價學會」(日蓮系佛教在家組織,被日本日蓮正宗劃清界線)關係匪淺,不只是因為在東京都選舉時創價學會婦女部全力相挺,而且創價學會同時也是日本「李登輝之友會」的背後協力組織。 而在日本毀譽參半的「田布施體系」(倒幕及明治維新的重要支援體系,安倍晉三首相家族的出身地)也被傳聞在背後支持小池的競選。 創價學會在1930年創立,以「國民尊嚴」、「世界和平」為宗旨,在包括台灣在內的192國家,擁有超過1,200萬會員。 並且於1964年創立日本第一個宗教政黨:「公明黨」,至今已是長期與自民黨聯合組成過半數穩定內閣的名門政黨。 (最讓人醉的都市傳說是日本八卦網民甚至指稱日本皇室的雅子妃與創價學會有所關聯,因此才遭到宮內廳及皇室的冷遇。 ) 在此次安倍晉三首相的解散總選舉當中,「安保議題」是自民黨與公明黨最大的心結。 據說創價學會高層曾經下令禁止會員參加「反安保戰爭法案遊行運動」,在東北亞戰爭闇雲密佈的今日,創價學會的年輕會員與高層立場開始衝突,公明黨議員也有人表明學會的立場很難在議會堅持下去。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美聯社) 對於執政黨「自民黨」長期的合作夥伴「公明黨」,小池的「希望之黨」一方面無視於「民進黨」背後的支持力量「連合」工會(日本兩大總工會之一)的反彈,堅持導入政策立場篩選機制造成合併夥伴的「民進黨」的議員為爭取提名權而分裂(出走者另組「立憲民主黨」),一方面又尊「公明黨」為首,希望擁立「公明黨」黨魁山口那津男先生為首相,可惜「公明黨」目前並不領情。 面對小池會趁10月5日在都議會時間中發表請辭東京都知事的流言,小池聲明:她會做完東京都知事的職務,絕不會趁機進入國會。 這個不辭職聲明,也得到前首相細川護熙的背書。 「希望之黨」將會擁立100名候選人競逐國會大選,若能贏得多數議席,將要改革「錯綜複雜的政治生態」。 「錯綜複雜」是自民黨的背負的負面標籤,小池的「希望之黨」擺明了是要對上「自民黨」,但是目前為止的政治動作卻是挖了其他自由派政黨的牆腳,瓦解自由派議員,政策上與「共產黨」合作,卻佔了政黨中最右端的光譜。 日本政壇有識者都指出,小池百合子意在成為「日本第一位女首相」,在極短的時間內的政治操作,「希望之黨」儼然已經搶到「自民黨」背後的有利襲擊位置。 這種政治奇蹟,並非小池一人的孤狼旋風所成。 她對組織、地緣的無情(此次大阪地區不提名,被稱為「大阪大虐殺」)是她廣為人知的弱點,照理說是不可能號召到這麼多議員來靠攏;然而她卻能夠在極短時間內追到「自民黨」的後背?! 筆者大膽推測,細川護熙與小泉純一郎寄託在小池百合子身上的,不只是「零核能發電」而已,而是更大的憲法改革願景:「首相公選制」。 首相公選制也就是首相直選制,在維持議會內閣制的情況下,領導並組織內閣的首相不再由黨團推舉,而是由全國民在國會議員當中直接投票選舉而出。 回顧日本憲政史,曾經有「天皇機關說」與「天皇主權說」的爭議。 反戰人士認為,明治天皇制定的「大日本帝國憲法」偏向「天皇機關說」,架空天皇的權利,才會讓軍部有機會把持內閣導致二次世界大戰的悲劇。 現在的「日本國憲法」雖然確實把天皇變成虛位元首,但是首相內閣制可說是彷彿相似「首相機關說」;而成功領導日本走出經濟上「失落的二十年」的安倍晉三,在內政上一直背負有「安倍獨裁」的罵名(首相主權說)。 筆者大膽推測,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細川、小泉兩位前首相深知日本憲政體制之缺陷,應該對安倍這樣的強勢領導進行直接民主選舉的權力革命,帶領日本進一發展,因此將「首相公選制」的修憲重任寄託給小池,並在幕後大力支持。 小池百合子手持合縱連橫的軍師同盟羽扇,早非單刀赴會的政治孤狼,更不是藉政治版塊移動的日本柯文哲,而是鷹視於牧野虎嘯之際,狼顧於關原龍吟之間的「天下人」! *作者為交通大學經營管理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台日交流會籌備會會長.

次の

石田百合子之Lily

百合子 口紅

日本美妝論壇網統計,因為疫情長期自肅影響之下,今年上半年的美妝排行榜大搬風,去年前十大排名都由彩妝類佔據,但今年前四名則由保養品搶下。 而出版業彷彿進入寒冬,疫情攪局讓雜誌無法順利規劃採訪,加上網路瓜分市場,大型出版商「角川」宣布,將停刊旗下知名城市情報雜誌「Tokyo Walker」;另外,有94年歷史的「朝日攝影」雜誌,也將停止實體刊物,改為網路虛擬誌。 東京都知事 小池百合子:「『東京警報』今日決定解除。 過去一直請求民眾自肅,今後將會是自衛,自我保衛的時代。 」 「東京警報」正式解除,知事小池百合子強調,要從自肅轉變為自衛。 進入後疫情時代,不但得自動自發小心病毒,疫情也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習慣。 日本民眾:「口紅、腮紅我都沒在用了,反正半張臉都藏起來了。 我連口紅都不擦了,擦了也看不見,而且戴上口罩就有保濕效果了。 」 一天到晚戴著口罩,整張臉都遮起來了,自然也不需要什麼打扮;而且居家勤務的視訊會議次數增加,素顏時的「顏值」變得更重要。 美妝論壇網營運商 原田彩子:「我們看到一些留言,因為在家不必上底妝,臉上瑕疵就更容易顯現。 或是觀察臉部的時間變多了,譬如要常洗手,照鏡子的次數也就跟著增加。 」 日本大型美容論壇網統計留言,發表了2020上半年美妝TOP10,榮登榜首的竟是化妝水,而且前四名也都是基礎保養品;對照去年排行榜,保養系列根本擠不上榜。 美妝論壇網營運商 吉松徹郎:「第一次有這麼多保養品占據排行榜前位。 」 官方的民間支出統計中,口紅的消費量比去年下滑了超過4成;從榜單也能看見,唇彩從去年的四款減少到今年的兩款,女孩們都把化妝的功夫都拿來保養。 美妝論壇網營運商 吉松徹郎:「戴著口罩的彩妝這樣的新文化或潮流,未來說不定會跟著出現。 」 危機就是轉機,疫情雖然帶來多方衝擊,但也發展出「新生活模式」。 在視訊教學後還有視訊考試,東京這所學校就試辦線上測驗,學生在限定的考試時間居家作答,並將考卷夠過網路遞交,老師收到後可馬上批改,而線上的好處就是方便因材施教。 老師:「譬如這題他多寫了「的」,我就可以直接私訊給學生本人。 」 日本新聞記者 vs. 中學生:「問題在『的』。 對,不需要『的』。 太可惜了。 」 改完的考卷跟老師評語一併寄還給學生,讓學生能立刻複習、加深印象。 遇到需要手寫作答的科目,再把試卷照起來回傳,老師直接用平板閱卷。 老師:「這個方便在於隨時隨地都能改卷。 」 雖然線上考試快速又方便,但考慮到作弊嫌疑,「線上考」暫不列為正式成績;不過大學以上授課方式不同,因此東京大學大學院宣布,今年會有部份科目改為線上進行,開始疫情生活的新局面。 只不過,有些傳統終究不能在疫情中找尋到出路。 7、8年級生一定不陌生的「Walker」雜誌,角川出版社這本人氣旅遊情報誌,從日本紅到台灣,但疫情影響之下,角川宣布「Tokyo Walker」、「橫濱Walker」、「九州Walker」,6月20號上市後確定不再出刊。 日本民眾:「我不太買雜誌了。 幾乎都在網上看啊。 」 日本民眾:「可能大家對城市資訊也不感興趣了吧,網路上幾乎都能查到啊。 」 民間雜誌研究企業曾調查,日本的月刊、週刊在1997年達到銷售高點,但是數位科技普遍化,打擊實體刊物銷量,使得平面雜誌消費量連續22年衰退;如今又遇到疫情,自肅令讓出版社難以找到題材發揮,業者紛紛休刊、停刊。 雜誌編輯長:「音樂類、舞台劇、表演性質演出,這類活動都受到限制,娛樂圈部份也出不了刊,所以我們決定暫停出版一號刊。 」 除了旅遊、情報類雜誌,「朝日新聞」也發出聲明,月刊「朝日攝影」在7月號後確定休刊,原因在於疫災使得廣告費大減,讓雜誌難以維持,特別感謝粉絲94年來的支持。 雖然未來會以線上版繼續推出,但還是讓不少攝影迷心碎,無奈不能再蒐集、保存實體作品,也感嘆可怕病毒的無情。 更多 TVBS 報導.

次の

月薪嬌妻

百合子 口紅

今天想給大家推薦的這部漫改電影, 一開始你以爲是一部百合片, 因爲整部劇的主線,是通過兩個女主接吻進行的。 (我才不是被這個吸引來看的) 但,看到最後才明白, 它原來是個披着百合劇外皮的暗黑故事。 因爲醜,她在學校被同班同學欺負,遭受校園霸凌。 因爲醜,即使來參加自己媽媽葬禮的人,也毫不避諱的不想接近她。 她自卑、懦弱、自閉、從不笑,甚至有點陰暗。 而妮娜和她完全不同。 她美麗、高傲、開朗,即使身爲演員的她演技平平,也依然能獲得大家的注目。 這樣的病一旦發作,就會在幾周的時間內沉睡。 也就是在這一段時間內,她沒有辦法出現在大家的視野裏。 經濟人羽田先生提出了方案: 讓累來代替妮娜演戲。 妮娜當然不能接受,這個醜小鴨怎麼可能代替自己。 甚至直接對着累開啓了更激烈的攻擊模式—— 但羽田找到累,不是沒有理由的。 累的媽媽曾經留給了她一隻口紅,這隻口紅的作用是,可以幫累得到任何她想要的東西。 於是被激怒的累對妮娜使用了口紅。 通過口紅和妮娜互換了臉。 一開始,妮娜覺得,反正只是換個臉而已,累用自己的臉去演戲,得到的名聲都是自己的,自己只用坐享其成就行。 爲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名聲,她開始主動和累換臉。 生活裏也是一副自己掌控全局,累對她言聽計從的姿態。 而醜女累,通過妮娜的臉,除了站上自己想要的舞臺,還得到了從前醜陋外表的自己沒有得到過的善意—— 走在路上別人投來的不帶着厭惡的眼光。 被人接納和融入的感覺。 還有愛情。 這都是累從來不奢望得到的東西。 但這份愛情,也是妮娜想要的感情,所以天平開始逐漸失衡。 妮娜發現,即使累用着自己的臉,她卻變成了被動的哪一方。 累用她的臉和她喜歡的人產生了感情,她卻沒有辦法阻止。 妮娜這個名字的確如她所願的紅了,但除了這張臉,別的都是累的。 甚至自己突然犯病時,連換臉這件事,都不再在自己的控制之中。 原本爲了名聲而進行的換臉,開始讓她感到恐慌。 累呢,也逐漸體會到這張臉帶給自己的一切。 妮娜試圖找回主動權。 累第一次有了想法,成爲真的妮娜。 她開始認同羽田所說的,因爲這張臉,自己失去了太多,但如果擁有自己的內心和妮娜的臉,她就是最好的妮娜。 在妮娜第二次病發作,沉睡了5個月的期間,她開始經營起妮娜的人生。 甚至,不再打算把妮娜的人生歸還給她。 累用妮娜的臉接了一部舞臺劇,叫做《莎樂美》。 在劇裏,莎樂美愛上了約翰,但在約翰的認知裏她是被詛咒的存在,所以拒絕了她的愛意。 爲了得到約翰,莎樂美在最自己的殺父仇人罪惡之王面前獻舞,得到對方的愛慕,並請求國王將約翰的頭顱作爲自己的賞賜。 累和妮娜的關係,正像莎樂美和約翰。 瘋狂的莎樂美,就是瘋狂的累。 一開始的累其實是內心善良的。 和妮娜換臉到佔有她的生活,她經歷了無數掙扎。 但她被壓抑得太久了。 和妮娜的換臉讓她品嚐了生活的甜,再回到的一無所有的生活,落差大到讓人恐慌。 所以,她選擇了不擇手段留住這口甜。 一開始的妮娜以爲能主導一切,把軟弱的累當做一顆可以改變生活的棋子,一條獲得認可的捷徑。 可天上不會掉餡餅。 因爲對名聲的追求,她失去了原本擁有的自信,家人,甚至自己的生命。 雖然,這部電影的原著漫畫本身就是人氣很高的作品,據介紹,在日本的銷量達到了180萬冊之高。 因爲通過一支口紅互換人生的故事,在漫畫裏很容易實現,在現實的電影拍攝裏,對演員的要求就非常高。 兩個人需要扮演對方,同時扮演自己的多重性格。 儘管這部劇還是能挑出瑕疵,但作爲一部漫改劇,已經極大程度的還原了原作 (雖然電影裏刪掉了漫畫裏比較經典的橋段——累一個人無休止的和別人進行換臉) 關於人性的善與惡,醜與美的闡釋都已經做的很好。 而全劇最大的bug,大概就是芳根京子即使臉上畫着一道可怖的疤,也實在很難讓人相信她的醜女設定了吧。

次の